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不南邦 】

.......... 鄉音已遠、陽光靠近

 
 
 
 
 
 
模块内容加载中...
 
 
 
 
 

.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米糰

2016-1-1 0:23:13 阅读37 评论0 12016/01 Jan1

彷彿是忽然意識到,新的一年就在明天。

於是突然念起不見好久的朋友們。

想說寫幾張明信片吧,寄往四方。

卻在翻出的自製明信片中看見了你..。

嘿,米糰、米糰。

與你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大理還是在上海?我竟已想不起。

我能確定的是,相隔幾年後,你的開朗裏多了一絲靜默。

我絕不透露這幾年來聽說的關於你的情感的失意;

而你依舊以堅強的笑語不隨意提起任何的挫折。

這是必然的。

我認識的你,從來都是堅強、堅毅的女子。

就像別人認識的你那樣

—— 一個踏遍草原、走過無數雪山的女子。

可我卻還記得,你、我、阿倫、許掌櫃07年在西寧初見時的情景。

慵懶的午後,紅酒、香煙、西涼驛。

以及你的桔色外套 —— 那陽光下飛躍跳騰的顏色。

一如之後我眼中的活在陽光下的你。

慢慢的我知道,你其實裹著藍色的心思。

你心底有著草原一般柔軟的地方,並不曾躲過風沙的擾亂。

你過於渴望擁有愛情,卻忘了賦予自己信心;

再多友人的圍繞,似乎都無法掩蓋你在我眼中獨行的人影。

因為性格上的差異,我們並非最談得來的朋友。

我不完全接受你的做事方式,你亦不了解我某些莫名其妙的執著。

尤其在尕多覺悟神山之旅後,我們變得疏遠。

然而若非是你的帶領,我也許去不了那些偏遠的藏地,遇不見美麗的風景。

作者  | 2016-1-1 0:23:13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很不划算

2012-11-6 18:54:34 阅读103 评论5 62012/11 Nov6

10月10日,氣候陰有雨。

阿姨在地裡拔草,我們像平日在地裡幹活時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看著葉茂而綠的蘿蔔,我問蘿蔔可以賣多少錢?

阿姨說去年蘿蔔賣2元一斤。

”我的蘿蔔長得好啊,買種子用掉5元,蘿蔔大了我賣五個就能要回本錢了。“

“不可能。去年蘿蔔的價格是歷史最高的了。”

“今年還會這個價格嗎?”

“不會。”

“為什麼?”

阿姨想也不想的說:因為今年種的人多。

------------------------

從開始接觸公益事業和農村問題之後,我便懷疑農民是可能在現代農業系統下靠種地致富的,甚至脫貧也不能。

阿姨這個毫不思索的回答,說的就是現實。

種得少,價格高,又沒得賣多一點;種得多價格又掉下去,農民怎麼賺錢啊?

阿姨想也不想的接口:”做農民就是很不划算的。“

------------------------

為他人的肚子種地,能划算嗎?

《農夫的帳,不能只是將數字加起來。》

《農忙季節,吃飯常常是就地解決。》

《拉回去的稻穀,不意味著完成了收成工作,也不意味能賺足夠的錢。》

作者  | 2012-11-6 18:54:34 | 阅读(103) |评论(5) | 阅读全文>>

兄弟

2012-11-6 18:08:08 阅读89 评论2 62012/11 Nov6

阿業今天沒去上班。也許他是有意,也許他並非特意,但今天是我們極難得的在一起過生日。

一切彷若昨日,而我倆已經一起渡過了四十一個年頭。老天讓我們被孕育在同一個胚胎之中,而玉錦和丕根一邊為生活忙碌,一邊確保我們營養並沒有不足。也不曉得 是誰的主意,我先五分鐘擠出了頭,阿業後隨也呱呱墜地。七十年代初期的那副情節,我們是永遠也想像不出的了。怎麼玉錦和丕根也從來也沒想過要跟我們描繪一番?至少一次也好...。

我想,並不是所有人都對所謂“特別”的日子或事件投入過多的心思的,生活已經夠多事情需要去打理和思索,將來從來沒有跑出現實的範圍之外,苦錢的人拿什麼去 說服自己去記得某個日子並且一定要慶賀?何況不曾慶賀,並不意味著不曾記得。丕根和玉錦所努力的每一天,就是我們的生日 ---得以繼續一起“生存之日”。

我在為數很少的兒時照片中見過某年自己與阿業慶祝生日和切蛋糕的畫面,我無法記憶有多少個年,兄弟還曾一起渡過十一月一日?也許一些同學和青年時期的朋友曾經為我們慶祝生日,禮物也收了不少;在大學裡每一年都有人與我一起過生日;戀愛那幾年,女友也從不曾忘記在這一天予我祝福和擁抱;婚後,妻子也早早的準備了禮物。對了,阿業那兩個可愛孩子,陪他們父親過生日時,總也會給二伯也準備一份禮物...。

但我們受了爸媽影響,生日當天若能相聚,我默默地在照常生活中沉澱內心的感動;若只能相念,我也祈求兄弟能擁抱更好的生活。不說話的人,並不見得比他人更沒良心,更不懂什麼叫遺憾。

今年十月三十日,彷彿冥冥之中安排的劇情,我從唐山回到南洋故土。當十年前的同一天我

作者  | 2012-11-6 18:08:08 | 阅读(8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失去的質樸

2012-3-2 12:50:58 阅读121 评论0 22012/03 Mar2

我成長於鄉下,鄉下人之間的熱情與互助令人難忘。

如果有一天,在不南邦發生車禍,整整一分鐘無人趨前去救助,

那將是不可思議、令人難過的。

我們行駛在鄉間小路上,正要去繞馬鹿村打井。突見車子前方倒了一輛摩托車,還有一名男子寂寂不動的躺在路中央,頭枕在一攤血裡。此時路上空無人跡,當天下午很毒的陽光把他照得無所遮蔽。我們急忙停靠下車。

謝天謝地,史提夫有急救知識和技能,先探得脈搏證實人還活著,但已失去意識;史提夫通過觸摸背脊骨、手與腿骨而知他身體並無骨折等大傷,唯獨自額頭至雙眉間的臉皮被撕開了,半開半吊的留在臉上足可見血肌,奇怪的是血卻已不再流,只是血摻和著沙塵顯得髒,並可能受到傳染。史提夫後來說,這是所謂“看來嚴重卻不礙事的”傷。

史提夫一邊察看男人傷勢,一邊要我們利用衣服和車子為傷者遮擋陽光日曬。小袁打了120(?)通知臨近市鎮的衛生所派來救護車。羅傑將摩托車抬開以免它阻礙道路。然後,史提夫說他要將男子抬到路邊。我們五個人:兩個美國人,兩個中國人,一個在中國住太久的大馬人。三個黃種人被中國境內千奇百怪的事唬住了,對當時未事先拍攝案發現場以及沒證人感到擔心,所以對於要把傷者抬到路邊的提議的反應是:“等救護車來吧” ---救護車已回電說正趕著來。

史提夫拗不過我們,改而要求熱水、肥皂和乾淨的布,以便為男子清理傷口。附近只有一戶人家住著兩夫妻,可他們怕事,不止不願幫忙救人,連熱水也不給,我們都氣急敗壞了,但斥責及軟語要求都起不了作用。他們見死不救。沒有熱水,史提夫只能以礦泉水為男子清理傷口和肢體。我們就在現場耗著,等待“就快來的救護車”。

作者  | 2012-3-2 12:50:58 | 阅读(1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玉米飯

2012-1-2 10:46:20 阅读117 评论0 22012/01 Jan2

在雲南文山的村子裡看見農婦整在做玉米飯(當地人說的)。

這也是第一次眼見所謂玉米飯和做法,我還從來沒吃過。

剛好同行有個美國人,在情在理也該讓人家也了解一下。

於是我告訴老美:她在做corn rice。

老美說:it's corn, right?

我重複:corn rice。

老美堅持:but it's still corn, right?

我楞了下:ya, ya, of course it's still corn。

好吧,我說的是中文,咱們的飯可是苞谷飯八寶飯...。

他理解的是要英文,rice只能來自稻米。

美國不一定美,大馬不一定

是身高八尺四條粗腿的動物。

費事解釋啦。

作者  | 2012-1-2 10:46:20 | 阅读(1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賣龍鬚糖的老奶

2011-12-9 12:54:32 阅读111 评论0 92011/12 Dec9

《2007》

四、五年前的大理古城內,經常會見到一些當地的老奶、大爺或大媽在熱鬧的街上賣龍鬚糖。

古城內只要一出門,總會走上復興路、人民路、博愛路和無厘頭洋人街幾條熱鬧的街。

而老人家為了生意也難免要走上這幾條街,走在一窩窩的旅客之中。

龍鬚糖也不算便宜,但看老人家東追西纏的四處走動卻少人搭理,心裡總會酸酸的,忍不住就跟上去買一兩包。

有時拗不過老奶的要求,一買就是幾包,我還挺愛龍鬚糖,不過有時感覺是吃多了。

就像在揚美古鎮或西街上,我的旅途有老奶們用勞動身影畫上的生活臉孔。

今年十一月,大理古城裡已很少很少人在走賣龍鬚糖了。

只見各處有婦女叫賣著小搖鈴,兩元一個;

他們仍是東追西纏,路人依舊南來北往。

我猶豫著:買下小搖鈴能怎麼用?

《碩果僅存》

小搖鈴一天賣幾個?一個賺幾分?

我們都知道當地人缺乏從旅遊業中獲益的渠道 ---任何地方任何酒吧街任何古城或古鎮都如此。

我總會猜想外來老闆為當地人帶來什麼?挑剔的遊客何以少有願意去幫襯老奶們?我們的眼裡塞滿風花雪月。

北京炸醬麵、東北水餃、新疆大盤雞;滬杭菜、廣東點心、高價素食;更有德克士和比利時挖福餅。

古城裡的選擇愈多了,而涼雞米線甚至餌塊乳扇,卻見少了。

我們總在不自覺中變得難以取悅;

我們無意識的改變某個地方的某些元素;

而那些是我們原來所嚮往的元素…。

作者  | 2011-12-9 12:54:32 | 阅读(1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米轨上的小時光

2011-9-14 18:45:39 阅读129 评论0 142011/09 Sept14

9月4日,終於坐上聽聞已久的昆明米軌小火車。

陰天有雨,涼風涼快。这原是個群體活動,可惜一半的人不告而爽約。我相信不來得人是善良的,但不信我們需要繼續浪費經已匱乏的信用。火車不等人,追問似乎也不合時宜,到鐘就上車吧。

米軌火車路程乃舊昆河铁路的一部份,自昆明至中越边境的河口,原为854公里長的滇越铁路之北段。1903年由法国人修建,1910年营运,采用轨距为一米窄轨,而非现有1.43米标准轨。滇越鐵路曾與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齊名,在殖民主義下修建,送走無數人的性命。米軌小火車,是“一根枕木一條命,一顆道釘一滴血”歷史的一部份。

今日我們無需經歷、甚至不必想像先輩的淒涼歲月,只管閒坐聊天,隨火車緩行,以有別於平時的角度與速度視看窗外倒退的一代城市影像,交錯的鄉鎮、拆除的建築。等等。列車從火車北站出發,朝兩個方向行駛:火車北站-石咀-火車北站、火車北站-王家營-火車北站。兩段路兩份車資,前者往返車資3元,後者往返車資4.5元。

大家都是第一次坐小火車,旅途倒也不乏新鮮的樂趣。火車和月台上(其實算不算是月台?)的列車員,他們和米軌一樣年代已久,有的和藹有的嚴肅,比如那位老遠走來對正在拍風景的我的說:不準拍我!等我弄明白他究竟說了什麼昆明話時,他已經掉頭走遠…。還有那位有點羅嗦有點妙的售票老先生,單單說清楚票價都費了一站路的時間…。

也有一些跟我們一樣是選擇週末短旅的人,或一家人或單獨而行,身攜單反愛攝影的大叔尤其出眾。而小火車駛過鬧市路口時,瀘州少女看著欄柵後暫停的車子與行人喊道:我們真跩啊。在鐵路邊玩耍的孩子,你跟他們打個招呼,一群熱情笑臉就狂奔而來…。

作者  | 2011-9-14 18:45:39 | 阅读(1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