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不南邦 】

.......... 鄉音已遠、陽光靠近

 
 
 

日志

 
 

2010年6月 20日:她送我一張畫  

2010-07-03 21:50:54|  分类: 凤凰山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飯咯!吃飯 咯!”孩子們呼喊的聲音再次隨著用餐時間的到來而此起彼落、響遍宿舍。在這般歡騰的氣息下我非但沒被感染,反而每次都心裏叫苦:又要吃飯了…。吃飯對於這 群孩子無疑是世間最值得期待的事,我卻漸漸沒了興趣。總算不是另一件事,要不王二嫂不能沒意見。敲門聲響起,沙赤推開門說:王叔叔,吃飯咯!哦,好的,來 咯。我和仙客一起回應。

我先下了樓,依牛和阿龍在宿舍樓的門外的凳子上對坐而玩。飯堂在宿舍樓的隔壁,照理所有孩子都會第一時間往飯堂 里奔了,此刻不是在排隊領飯,就會是已經做著大快朵頤了。你們怎麼不去吃飯?依牛支支吾吾的,我也沒聽清楚。問了兩次,小小個子的阿龍說今天不能吃飯咯。 哦,明白了。想來是犯了個什麽錯,罰兩人不能吃飯了。沒一會仙客也下來了,我們樂於取笑她們,依牛不好意思的訕了臉,阿龍倒樂呵呵的只管傻笑。

飯堂裏的孩子們捧著碗欽欽鏘鏘的埋頭吃飯。有人開始叫嚷叫嚷的,大家說的話,我還真經常沒聽懂,聽了幾次才曉得了是叫我們多拿點炒蛋,說好吃呢。說好吃是口 不對心,炒蛋是苦瓜炒蛋,裏面沒個愛吃的,瞧他們臉上的肌肉像心那樣的糾結。可惜王叔叔很愛吃蔬菜哦,這苦瓜就這麼點苦,依王叔叔看來就只配得上個浪得虛 名。不過也夠孩子們受的了,大家吃飯的速度比起平時慢了一半。說不好依牛和阿龍還會為不必受這苦而高興。

雨下了整天了。吃飽後,沙赤陪 我在屋外細雨中站了一會,我貪那雨的清新(卻也猜忌它的酸度)。我問沙赤關於老家的人外出打工的事。他說老家大概有五、六千人口,也有蠻多外出打工的,主 要去了山西,做的盡是苦力活。他哥也曾外出工作,不過已經回家了。不出去了,太辛苦了,每天起身後就開始幹活,連睡覺都沒時間,男孩說起他哥哥的感受。十 六歲了,沙赤是孩子中最年長的,卻也才讀小學六年級。他開始會擔心將來,將來能跳級到與年齡相符的班級嗎?難不成廿歲後才高考?第一次跟他比較深入的聊天 時,感覺也挺可惜,這裏的大人,似乎并沒想去瞭解這很快就成年的男孩的心事。他說以後要賺大錢,這是個了不起的理想,他要能像尊敬的何老師與鄧sir等人 那樣去幫助像自己這樣需要幫助的人。我不知道,怎麼樣才是理想的或者切當的方式去告訴他,外面的世界,要賺大錢的人很多、很多。也許揭開這事實本身,就不 是恰當的。但我決定跟他談論一些除了考試和睡覺吃飯以外的事,比如老家的人啊,他們爲什麽進城打工?又爲什麽不再想去?比如老家莊稼的收成,爲何一年不如 一年了…。今天早上,我遞給他幾頁南方週末,報紙裏會有不少陌生的字與詞,以及一些阻隔於宿舍與學校高墻外的,或該知不該知的事。這裏沒有報紙,吃飯無需 報紙相伴就能反復進行的事。

經過二樓女生宿舍,被依牛叫住了。不像十三歲的瘦小身子蹦跳到門口,她說要給王叔叔的畫,畫好了。她抿住 嘴,臉上卻是如何也忍不住翹起的笑意,然後把畫遞給我。我喜歡小孩的畫,就像喜歡老人的故事。我說,你沒有簽名呢。那,我寫名字還有六月二十號哦,依牛想 了一想說。

今天是六月第三個星期天,父親節。我與十八個可以當兒女的孩子一起渡過,依然懷念幾年前在昨天去世的父親。

我 身邊的這些孩子有的沒有父親,有些沒了母親,但在這裡他們是一家人。

這裡是青少年之家 -- 我在昭通生活的地方。


2010年6月 20日 - kk -    【南滇一個村】
【 依牛為我畫張畫 】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