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不南邦 】

.......... 鄉音已遠、陽光靠近

 
 
 

日志

 
 

2010年7月3日:週末的憂傷  

2010-07-06 00:16:37|  分类: 凤凰山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氣:晴朗的出奇


2010年7月3日:週末的憂傷 - kk -  【南滇一個村】
【天氣好不好,看你是在家裡,還是流浪著...】


1

色嘎和牛嘎的左右脚各踩上一塊紅磚,兩人對面而立,隔個大概七、八尺遠。他們腦袋上頂了一盆水,雙手緊握著水盆邊緣,拼勁不讓水溢出,雙腳也要努力,保持平衡不能自己從磚上掉下。他們的身子和腿已在微微戰抖,站了有半小時了,也應該了。還好,烈日已漸西斜。

 

兩個小孩犯錯了。今天下午有客人,客人還帶來食物和飲料,沒吃完、沒喝完的過後都留下來,小蕾讓大家分食。張姐說,孩子們有些獲得少許,有些則一點沒有,因為色嘎和牛嘎拿得多,然後關起房門兩人分,牛嘎啊,還私吞了一整袋瓜子呢!她還說:應該嘛,多就大家一起吃多點、少就大家一起吃少點。嗯,這兩男孩原來是在以站磚頂水的方式為自私行為埋單。

 

牛嘎身邊圍著一群孩子:徐良園、張澤飛、張澤蓮、里鬼、方干還有張姐。小孩愛熱鬧,看同伴被罰,只覺有趣,所以吃飽飯後都團圍而來。其實個個都曾做錯點什麽、或違背規矩而受不一樣的懲戒,但只要罰的不是自己,他們就當玩耍。

 

里鬼偶爾像個演滑稽京劇的,前行後退左右搖擺地跨步,到牛嘎面前揮掃舞劃著雙手,弄得牛嘎面上尷尬、欲笑難哭。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水盆或者自己掉下來,我不曉得後繼懲罰是什麽。牛嘎也算了,這小鬼竟敢在色嘎面前胡來,我沒看見色嘎的臉,但他性格比較暴躁,有點擔心他會秋後算帳。

 

我沒有意思逗留在那樣場景裏,我畢竟不知道這樣的體罰,究竟是對了或不對?也難去判斷眼下所獲效果對比將來的影響,得失誰更重?教育這件事,難得很。

 

2

我到四樓,空蕩蕩的廳裏就只真扎在電腦前聽歌。我聽見她絲微的抽泣聲。突然她發現了我,一陣慌亂的將臉埋進臂膀裏、俯到桌面上。小姑娘,王叔叔已經足夠老了,該明白的都明白。我走前去,還是問了一句,你在哭嗎?我輕摸她頭頂說:哭就哭,沒什麽不可以的。真扎臺起頭,淚水正爬過一張臉,而她起身快跑而去。

 

我看了一眼歌名:憂傷的母親。

 

3.

“每個人都可以把心情寫出來,不是總是要照著老師安排的題目去寫的。”

“想家不是什麽要羞愧的事,我也想家啊。“

“我的家,好遠呢,比你的還遠。”

“改天,我在地圖上指給你看。”

 

再見女孩時,我如此說 --- 說得是稍微認真了點。

 

真扎,其實我想說:憂傷了就儘管哭。只是你還小,叔叔的詞語一時竟沒找到適當的純真。

 

 

 

4

 

独白: f^z/s6I0  
Ke@z[1]S9  妈 妈,天快黑了 (P&~PJH ,这个时候,你在做 什么 tEh?YQ[1]Z


 
还在为整日的生计操劳吗 q'{LTg0kk ?还是憔悴的坐在门前Rl@k~;VV ,等待孩儿的归来d#6'dKV$
是不是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到孩儿的身影 :d\n
e?
?妈妈 你的心痛了吧?Yz4)Q1
 
 
妈妈,你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吧
JsAl;w
?没事了,没事了。 DdJ>1
504
 
妈妈,你的儿子在外也很忧伤啊0*0]R
C5??

妈妈,你的儿子已经长大,已经懂事了 @=4K%SCw
妈妈,不要再操劳了。 R+,eX?jz"  
Uv|


z c  
baJ(Iy $XT  
歌词: 4pNIsjl)  

天黑了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wc@


X:${  
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 F|.,lb |L  
在家里做着饭还在喂着家禽 "o"
ujQ(v
 
妈妈你就别在劳累了 ` O;+N"v  

妈妈你还记得吗? F~j U;?L  
当我外出求学需要学费时 pZ4)K
xX@
 
你走街串巷的去借钱…… |KS


d@
  

天黑了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MLD-uI10{  
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 0V{a{>+  
在为儿子的担心吗? w#?V{'{DKp  
还是在想儿子而流泪 +%yVW


f  

父辈的教导虽然还萦绕在心头 s-^B}0?T!  
但这时候也已融化了 ^H}q[XFR  
母亲的关怀像纹身一样纹在身上 E c
!fx\
 
现在逐渐的进入了心灵 Yr9>ATR  

忧伤的母亲啊 :=


 J~
t@  
这个时候你的儿子长大了 WH`E=p^x4  
有出息的孩子让妈妈心也会微笑 B+e$S %HV  
没出息的孩子让妈妈心在哭泣 OC]~psQK  

 

 

5

我聽著不懂的彝語,懂得真扎的淚水。十個彝族的孩子,走出涼山到家鄉外遙遠的山西,幾年間輾轉到了雲南。兩天兩夜的火車去山西,或者三天三夜的火車來到了雲南,他們是否正確記得當時旅程的時間長度不重要,他們經過的山,已經夠多了。除了依牛,不知道他們還有誰是孤兒?是孤兒也有親人和鄰里,而他們兩年不曾回家,不曾看見疼愛的親人,當我那麼小的時候,每天都吃著母親煮的飯。

 

七月十四日,是他們等待的日子。最近的他們,有的已有了不知所措的思念,和難說的情緒了。色嘎總是追著要我們下載彝族的歌和歌詞,我想他會不會是想說回家拉著爸媽的手唱歌?而他爸媽還健在嗎?沙赤的思念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我越來越常在經過他時,經過一個位愈沉默的男孩。友格昨天說關於媽媽和胖阿姨的事,她說回去想寫出那些往事。而真扎躲起來聽歌、躲開所有可能在這個週末發現自己的淚水的人。彝族孩子都要有出息。有出息的孩子都難免流點淚。

 

6

我讓沙赤寫篇文章。

“寫什麽?“

“就寫你最近想得最多的好了。”

“當然是回家了!”他說。

 


2010年7月3日:週末的憂傷 - kk -  【南滇一個村】
  【作文好不好,看你是想家,還是想功課...】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