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不南邦 】

.......... 鄉音已遠、陽光靠近

 
 
 

日志

 
 

2010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嗎  

2010-08-01 00:53:55|  分类: 出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氣:晴轉陰雨

 

【壹】鐘陽參

 

我忍不住說:下次來帶書給你,好不好?


鐘陽參毫不猶豫地說:好。她說話的聲音是平靜的,表情也淡然,只看見臉上很淺的笑意。鐘陽參家住沙坪社。沙坪社距離位於村中心的小學,需要將近兩小時的步行路程。沙坪社位於靠近盤河的半山腰,不管沿下到毗鄰的火地村,或往上去出水村村上,都還欠公路,步行是唯一通往村外的法子。

 

下午天氣變壞,烏雲在天邊翻滾醞釀著雨水。我們到沙坪社查訪,以及找鐘成華討論項目的事。鐘成華是鐘陽參爸爸,鐘成錢是她叔。我們就在廳裏說話,她在我們包圍下做功課,既不膽怯也不吵鬧,始終就伏案靜靜的寫生字、抄書本,一頁一頁的。我坐在她對面,一邊討論項目一邊不時看她寫字,她的一隻手把墨水筆握得極緊,一只手的手指按在要寫字的格子,然後把方方正正的字寫進小格子裏。那麼專心致意寫出來的字,其中有她的願望嗎?

 

我喜歡安靜的孩子,也想瞭解村裏上學的情況,於是找機會跟她聊天。她普通話還不錯,我們的溝通沒有問題。暑假過後她便是五年級學生了,但學校裏的一、二年級只教語文和數學兩個科目,三年級至六年級會加多一門科學。除此之外,也沒體育課---雖然學校外就有籃球場和乒乓石桌,沒有其他。

 

我想到小學時讀過中文、馬來文、英文、數學、科學、衛生、公民、音樂、畫畫、體育。我對中國教育制度也是欠瞭解(這不應該),但聽說村裏的學生一年中只能學兩、三個科目,只覺得惆悵。我想到昭通的那些孩子,他們的八月有學校的暑假作業,還有特意安排的夏令營,而鐘陽參的暑假,將在不斷的按照語文課本抄寫生字中結束。

 

我問:我可以跟你拍照嗎?她說:可以。於是我取出相機拍照。屋裡昏暗。

 

我問:你抬起頭好不好?她止住寫字的動作,不說什麼地抬頭。笑意跳入鏡頭。

 

有看過其他書嗎?      ---沒有。

故事書呢?                ---沒有。

學校有故事書嗎?      ---沒有。

 

因此,我忍不住說:下次來帶書給你,好不好?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貳】地靈


出水村讓我們飽嘗風光,也讓我們感歎,地靈人未傑,一如其他山區農村。

 

這是因為失之教育嗎?而失去教育卻可能因為土豆歉收,土豆沒長成卻因為氣候頑逆。或許我們沒有理由將某件事視為另一件事缺位的理由,許多的結果都是綜合反應。地靈人傑也許是因為教育,也許不是。我對提高成年人文化程度的宏願不抱樂觀態度,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其實所謂農村發展項目,往往到頭來是外來的我們接受了農夫、土地和大自然的教育,瞭解了真正的偉大。

 

我也不肯定提供教育必然能提供更多選擇將來生活所需要的知識。可是拋開這一點,農村小孩也許可以(或者他們也內心渴望)有更有趣的生活。出水村的小學生們不一定知道外面世界的寬廣,也不一定聽說其他條件好、師資足的學校裏可以學習到其他科目的學問,以及精彩的課外知識、生活和藝術的技巧。我所知道的是,村裏的小孩一年兩個學期的努力學習語文、數學和科學,聽的看的只是語文、數學和科學。我因此想起家鄉學校校友樓那小小的圖書館,裏面藏著看不懂的書籍,同時卻也給了我啓蒙知識和培養興趣的刊物。我們都可能閱讀過原版三國演義、楊家將漫畫、老夫子,或者動物和世界地圖,而相同的閱讀權利---或者充實知識的運氣,也許並非先天可以獲得,卻可以製造。許多人都正在為一些孩子爭取閱讀的權利、求知的途徑;更崇高的是讓他們獲得敢於擁有理想,以及思考未來的條件。

 

我沒有太崇高的期望,但當我經過出水村,其實並不希望自己只是個無為過客。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叁】出水村完小

 

出水村完小位於中壩社,挨著村公所。是出水村兩所小學的其中一所。學校共用六個年級,每個年級有一班。學校裏有大約110名學生,五女二男共七名老師(包括校長)。

 

然而,一年級在今年處於停班狀況。原因是班主任(一位擔任代課老師的當地村民)“教學質量太差“,家長們拒絕讓孩子去上學,該老師迫於無奈辭職了。這情況聽起來有些難以理解,我沒能想像令村民們杯葛的教學質量,但新學期快到了,一年級能否開辦是個疑問。聽說除了校長和一位老師還將留任,其餘的都已完成任期,或將來新老師,或沒有。這開學後才曉得,或請問校長。

 

老師們都住在學校宿舍,和村公所宿舍同在一座建築裏,條件應該是一樣的。我們到村子時住村公所宿舍,簡陋是簡陋,還沒到受不了。艱苦的是出水村寒冷的冬天,最低氣溫接近零下十度,我就只想守在火爐邊,這方面我敬佩老師們。氣候太冷,學校把短冬季上課時間調短,從上午十一點上課至下午四點。

 

出水村小學生在畢業後會去山下玉碗鎮就讀中學。照理應該如此,實際上即使可享有九年農村義務教育,只有少數孩子將去初中。村子裏,總有能讀而不想的、想讀而不能的孩子。枯燥的數據說,2008年出水村共有廿六名初中生、三名高中生。有人說,村子裏有過一位大學生,但已經不再回來了。

 

學校外是標準大的籃球場,籃球架快要破爛;教室旁有兩張石板乒乓桌,孩子們常常在哪跳上跳下。但沒有體育課。學校二樓有間儲物室,裏面有很好的櫃子,放的是科學實驗器材和不曉得用不用的電視機(或電腦?沒有網路)。那裏既沒有書架,也不見圖書。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肆】楊忠林

 

他笑起來靦腆而燦爛。我想起笑容明亮的小白。

我隨口說了一句詩,他接上口的念完了。

我問知不知道宋詞?因為不理解他有點茫然。

他讀五年級,喜歡語文。

那時我不知道,學校只教三門課。

楊家四個人,三牛二馬六頭豬。

田裏苞穀還沒有產出,但洋芋豌豆已經煮上了。

地上竹筐中堆著毛秀才,一斤可以賣七塊。

 

下個學年就畢業,就要去鎮上念初中了。

他搖搖頭:不去,家裡窮。

姐姐也這樣,自願的輟學的。

他說:去鎮上上學要住宿,週末回家不方便。

爸爸跟著七個鄉親去北海打工。

也許他憂心的,是放牛的責任。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伍】同道會希望小學

 

同道會希望小學,建在銀廠社的一塊草坪上,資助建立的是香港的公益組織同道會。

 

出水村有大約兩百七十名苗族,分散的住在新龍社、草坪社、團結社和江坪社。苗族寨子相對偏遠,翻山越嶺到出水村完小要一個半至兩小時,加上苗族幼童內向怕生,同道會小學成了一、二年級的苗族學生上學地點。學校只有一間教師辦公室,以及兩間教室,一年級和二年級原該各用一所教室,但只有一位老師,學生也只十六位,也就二合一了。韓采雲老師五十幾歲了,是個苗族,住在草坪社。韓老師教室許多年了,可老實說,普通話還說得不好,漢語拼音是教不了。因此,苗族學生總是比較內向害羞,功課上也一般比不上在漢族學生。

 

同道會周圍風光綺麗,前面好一個大草坪,馬兒放牧的好地方。周圍有些蕎子和洋芋地,四周是山,一旁小溪潺潺流過。除此以外,很難再說有其他東西。嗯,孩子們有時候會一起在草坪上踢足球,皮球像乾癟的老柑橘。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陸】思彤和慶蝶

喜歡畫畫嗎?
說喜歡.
慶蝶搖搖頭。


2009年7月26日:帶書給你好不好? - kk -  【南滇一個村】
 

【柒】帶幾本書去

 

我知道了一些孩子喜歡閱讀,為此我想帶幾本書去村裏。

我已經走到他們身邊,我應該這麼做。我可以這麼做。誰都可以。

簡單的說,如果你願意這麼做。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